穿越歷史長河-文明科技四千年

穿越歷史長河-文明科技四千年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dahcr/exhibit_2007/history_01.htm

前言

情感、心緒、記憶的製造,以及這種種精神活動跨越時間與空間的傳遞,似乎就是人類和這個星球其他生物的最大不同點。從面對面的口語傳播,為了延伸記憶而有了文字,突破笨重載體限制而發明紙張,為了加速複製的速度而促使印刷術誕生,為了捕捉稍縱即逝的片刻瞬間而有了攝影術,到電腦、網際網路的爆炸性發展…。文明科技的發展,橫跨了千年的時光,而智慧與人性,也就在每一次文明科技取得突破性進展時得到彰顯。而身處數位時代的我們,又何其有幸!能夠克服各種載體限制、跨越時間與空間的藩籬,歡迎您和我們一起遍覽四千年的文明科技發展,一同穿越人類歷史的滾滾長河。

 

口語傳播

早在話語出現前,人類已經開始溝通。最原始的溝通方式是以觸覺、視覺或嗅覺來傳遞意義,絕少使用發聲方式。這種傳播主要依靠身體運動,如:站姿、手勢、面部表情、手足動作等各種身體肌肉組合交互替換的運用機制,另外還包括某些訊號和標示,全屬非語言傳播。

然而,人類的傳播如何超脫感官的局限-視覺、嗅覺、觸覺及肢體,找尋另一條道路,建立一套迥異於傳統方式的記憶與意義關係?人類選擇了口語的道路,以口語方式將資料、知識傳之於後代,說話之際,同時以音調、手勢、發話行為反應當時發生的每個情境。在文字發明以前,生活中的各種事務和經驗,只能靠口耳相傳的方式傳播儲存,並透過各式語言延伸的官感,如:哭喊、咕噥、歌舞等,反應當時的情境。

口語傳播活動活躍的發生在印刷之前,而且在文字之前,在無文字的民族中,族中長老說故事、唱歌,是他們歷史綿延的唯一方法,文字出現前,只能靠一代又一代的口耳相傳,如果有什麼是可以流傳後代,一定是某人記住了它,誠如法布爾:「歷史,是被人記住的話。」

文字的產生

                                          文字是人類歲月的記憶。       -法布爾M. Fabre

文字是古代人用來彌補其自身記憶力不足的一種辦法,非一開始就以傳遞資訊為目的,紀錄才是人們需求的原因。紙張未發明前,紀錄的媒材,多以自然界提供的物質載體為主,隨著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轉變過程,甲骨、石器、青銅、竹簡、木牘等各種載體,說明文字的日益成熟、記事內容的改變與社會變遷,記錄了人類智慧的刻痕。

  • 甲骨
    中國最早的文字系統,多刻寫在甲骨上,殷代人用龜甲、獸骨占卜,在占卜後把占卜日期、占卜者的名字、所占卜的事情用刀刻在卜兆的旁邊,有些亦把過若干日後的吉兇應驗也刻上去。甲骨文發現於安陽小屯村一帶,距今已3000多年。
  • 青銅器
    中國的青銅冶煉技術起源很早,青銅器上的文字被稱為「金文」、「銘文」或「鐘鼎文」,西周時期,青銅器銘文開始增多,可表達說明完整事件,內容多為青銅所有者的家族歷史、所取得的功績以及冊命、賞賜、征戰、頌揚祖上功德等。
  • 竹簡
    竹簡和木牘的使用,按文獻記載可上溯至西周,盛行於春秋戰國。今天出土最早的簡牘,為戰國時期的產物;漢代簡牘出土的數量很大,除各地漢墓外,發現最多的是內蒙古與甘肅境內的「居延漢簡」,約一千餘枚。
  • 石頭
    以記錄文字的材料來說,石頭面積大,能多載文字,質料堅固,不易毀壞,保存久遠,且可模拓,化身千百。石刻分碑刻、墓誌、造像、題名、畫像等種類;專載文字者,有石鼓及石經兩種。

 

紙的發明

紙張發明前,各種載體材料豐富多彩,但體積書寫並不便利,人們渴望能有一種既輕便又便宜的書寫材料,在這種社會急需的歷史條件下,紙張誕生了。雖然在西漢中期就發明了紙張,但紙張作為普遍用紙的書寫材料,仍經歷了幾百年的發展過程。

西元105年,東漢蔡倫創造出造紙的工藝技術,提高紙的品質和造紙效率,紙張才逐漸成為輕便又廉價的書寫材料,隨著書籍成本的降低,使得書籍量大增。隋唐時期,社會文化發展盛極一時,書籍數量大增,科舉制度的建立,更促使平民子弟加入讀書行列,社會對書的需求量呈倍數增長,並出現一批以抄書為業之人;官方藏書也急遽增加,政府設有專門機構,經常僱用一批繕寫者抄書。

此外,隋唐時期在政府支持下,佛教的興盛,寺院林立、僧侶眾多,寺院多有一批專門抄寫佛經的僧人,廣大信徒出資佈施抄寫佛經,佛經抄本數量亦大增。自宋代以後,歷代政府大多都喜歡收藏圖書,亦有一批人專門從事抄寫書籍的工作,所以在皇家藏書中,抄本書佔有很大比例。

紙的發明突破了過去記錄載體的限制,使抄寫本的書籍數量大增,加速社會文化前進,造紙術對人類文明產生巨大貢獻,被譽為中國的「四大發明」之一。

印刷術的發明

                                                作為人類心靈的延伸時,
                                                印刷機可稱為一種「乘法表」;
                                                印刷的技術就是心智的累積相乘。

                                                                                                      -卡萊爾Richard Carlile

印刷術是人類共同的財富,全世界人民都稱之為「來自東方的智慧之光」。書籍的大量複製生產,具有傳播知識的功能,亦有文化保存的功用。而抄寫書籍,產量究竟有限,不得不突破困難,改變生產方法,於是印刷在中唐出現,書籍由人工抄寫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即是雕版印書時代。

唐代處於雕版印刷的發展初期,當時書籍的生產方式還是以抄本為主,雕版印書所占比例較少;宋代是印刷的鼎盛時期,雕版技術更加精良,印刷出版業遍及南北各地,印本書的數量和類型大增,是印刷出版史上最輝煌的時代。印刷術的興盛,有其必須的基本條件,包含文字的普及、工藝技術的發達、物質材料的齊備及社會的需求。

從雕版印書到活字版印書,是書籍史上的一大躍進。隨著印刷業的發展,社會對書的需求量不斷增加,雕版印刷術的諸多缺點也不斷浮現。為此,人們開始尋找新的印刷方法來替代傳統的雕版印刷,促成了活字版的發明。畢昇的活字在出版印刷史上是劃時代的發明,標誌著活字版印書時代的開始,活字版的發明是印書工藝上的一次革命,使印刷術由雕版進入活字版時代。

 

攝影術誕生

                                                攝影,是捕捉稍縱即逝的決定性時刻

                                                                                                                          -卡萊爾Richard Carlile

過往三百年中,人類在圖像資料的紀錄與儲存技術上,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過去漫長的千百年時光中,人類主要仰賴繪畫與印刷,進行圖像的記錄與傳播。但是,由於化學在十八、十九世紀的蓬勃發展,科學家逐漸摸索出了一套全新的影像儲存技術。公元1725年,紐倫堡阿道夫大學(The University of Altdorf)教授Johann Heinrich Schulze(1684-1744),發現將硝酸銀與白堊之混合物,加水混合成白色泥狀後,先放入玻璃夾版,之後在外放置黑色並且附有現成剪好的圖案或是文字的紙張,在整套裝置曝露受光之後,玻璃版將會顯現出圖案或是文字,這也就是攝影成像的化學原理。在這個基礎之上,經歷了將近百年的研究,法國人Nicephore Niepce (1765-1833)於公元1826年,拍下了人類歷史上的第一張相片。這也意味著圖像與相關記憶的儲存與傳播方式,除了繪圖與印刷之外,更多了寫真的意涵。原本以肉眼感知、個人化的視覺經驗,以及稍縱即逝的「決定性時刻」,現在都能夠利用攝影與隨後發明的電影,長久地加以儲存與傳遞。

 

電腦的發展                                      

我們置身電腦產業中,
 將會有極大的機會,
運用科技,來改變我們思考與學習的方式。

我們津津樂道的是,
我們兒時的出奇幻想,
那些我們所夢寐以求的美好事物,
竟然都付諸實現。

                                                                                                                          -比爾‧蓋茲Bill Gates

隨著人類社會在商業複利、航海方位等多種不同應用領域上的進展,數學計算逐漸成為更加複雜而不可或缺的需求。在十九世紀時,為了解決數字運算問題,政府機構、天文台與探勘測量單位,經常必須雇用一批專職進行計算工作的僱員,而這些僱員就被稱為是計算員(Computer)。但是計算員畢竟是人類,由於生理與心理上的侷限,因此複雜運算發生錯誤也是時有的狀況。為了解決計算員運算出錯的狀況,十九世紀初的英國數學家Charles Babbage(1791-1871)提出了計算機的構想。

Babbage認為,既然機器是一種可靠的工具,如果能夠設計出一種能夠自動進行運算工作的機器,那麼不就能夠避免人類運算上的錯誤與差池嗎?儘管Babbage的夢想,遠遠超過了他的時代所能夠達到的工藝技術,使得他構想中的完美計算機在十九世紀結束時,仍然僅是一個美好的空中樓閣。但是他所留下的設計圖與理念,卻給予了後世科學家相當大的啟發,為後來電腦的研究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為了讓炮兵能夠精確命中敵軍目標,軍方必須綜合大砲的砲口初速、射擊仰角、風速、砲彈重量等數值,進行精確的計算與龐雜的資料處理。因此美國政府便投入大量人力與資源,進行計算機的研發。第一部能夠執行龐雜運算的電腦ENIAC(Electronic Numerical Integrator and Computer)於公元1945年誕生;而經過修改並且進行技術提升的電腦,也在1950、1960年代進入商業領域,協助企業進行事務處理。不過,當時的電腦體積龐大、價格昂貴,更需要極為專業的程式知識才能順利操作這些碩大無朋的機器,因此電腦在此時,並未能普及到一般人的生活中。到了1960年代中葉,由於電子學的快速發展,才使得電腦製造商有能力製造出功能匹敵大型主機、但體積較小而成本合理的電腦。

1970年代,隨著微處理器工業的成熟與價格合理化,個人電腦的構想也就逐漸地落實並且商業化。這也意味著,電腦,自此不再是大型企業或是政府單位的禁臠。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在自己的家中或是辦公桌前,享受電腦所提供的各種服務。微處理器技術的進展,更使得許多商業產品都能夠運用電子技術來提供具有創意的服務。例如電視遊樂器、電子錶等,就是將小型的電腦與機械加以結合的成果。今天我們可以在炎炎夏日吹著自動調整溫度的冷氣,或是在行車時使用GPS導航系統找出前往台北101大樓的捷徑,這一切的便利,都和電腦產業的發展息息相關。而我們的生活方式,也就和那些身處農業時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步調千百年如一日的老祖宗們,截然不同。

知識的年代                                      

                                                                    知識,就是力量。

                                                                                                       -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

在農業時代與前工業時代中,資訊的流動與知識的創造與累積,是處於近乎靜止的狀態。根據估計,在十五世紀活字印刷術在歐洲普及之前,東至君士坦丁堡、西到倫敦,全歐洲每年僅出版一千種左右的書刊。換句話說,如果人類想要出版十萬種書冊,按照這種緩慢的速率,得要花上整整一個世紀的時間。但是在1950年,歐洲一年就可以出版約十二萬種書冊,過去一百年才能完成的事情,現在只要一年的光陰。而在1960年代,全球一天就能出版一千種左右的書刊,抵得上前工業化時代整整一年全歐洲作家的辛勞。

而在電子計算機技術成熟之後,電腦便能以令人頭暈目眩的速度處理分析、傳遞種類繁多、數量大到令十九世紀之前的人們瞠目結舌的資訊。我們就以電腦常用的儲存載體來說,一個輕巧攜帶方便的行動式硬碟,動輒能儲存數百GB大小的檔案。而根據謝清俊教授的估算,1GB的記憶容量大約等於五億個漢字,一部二十五史約四千萬字,一部大藏經約一億五千萬字,那麼1GB的記憶容量就算同時裝下大藏經與二十五史,仍然綽綽有餘!透過資訊科技的進展,我們將能夠以全新的技術與思維,去處理過往悠久時光所累積的人類文明心血結晶。

而網際網路也在歷經了將近半個世紀的發展之後,於1990年代成為人類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串聯起世界各地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文化、與不同的思想。拜電腦與網際網路之賜,資訊也就在瞬間成長、爆炸。許多思想、觀念、信仰原本只是個人的呢喃、存在於私密領域中,沒有被別人感知、向別人傳遞的機會。如今,我們的想法、心得與對週遭事物的感知,只要在鍵盤上敲個幾下,一下子就變成了全世界人人上網搜尋就可取得的資訊。我們所面對的資訊總量,將會是我們老祖宗的千百萬倍之多!以往如何將這些片段的資訊、化做有意義的知識,善加運用在幫助人類文明永續發展的目標上,將會是我們未來所需要面對的嚴肅課題。

隨著電腦科技、儲存載體與網際網路等領域的技術進展與整合,我們也發現,人類面對知識的方法與態度,和我們的老祖先相較起來,發生了驚人的轉變。就以人文學知識的創發為例,以往學者進行研究,必須親身到檔案圖書館,翻閱一本本的書籍,從中找出自己有興趣的資料之後,再進行進一步的研讀、撰寫論文,在學術研討會上發表,並且在學術場合中和其他學者進行面對面的學術討論。而在今日,除了傳統的學術研究方法外,學者也同樣可以利用網際網路連結上其他國家的檔案圖書館或是線上資料庫,鍵入查詢關鍵字,所希望瀏覽的資料就能輕鬆地出現在眼前,免去千里奔波之苦。學者也可以透過電子郵件、即時通訊軟體和其他學者交流,甚至可以在網路空間上開設討論區,拋出資訊與議題,和更多的研究者進行知識的激盪。知識對我們來說,也因而有了全新的啟發與發展方向。

自從1990年代以來,台灣便積極投入檔案數位化、數位博物館與數位典藏的洪業當中,希望能夠將古往今來眾多原本僅能深藏於圖書館與博物館庫房當中、人類知識與智慧的結晶加以數位化,在資訊的時代中賦予新的意義。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自1928年創所以來,典藏了上下橫亙四千年、多元而具有歷史傳承的人類文化遺產。這些人類文明的累積,在數位化之後,不僅能夠以能量載體形式進行儲存、延續其壽命,更能夠以嶄新的方式,將原本浩繁的資訊轉化成為具有意義與脈絡的知識,甚至以超脫以往想像的方式進入到您的生活當中。您可以在現場的展示機台轉動珍貴的歷史文物、從意想不到的視覺角度欣賞人類工藝與美學的積累。也能夠在家中瀏覽數百年前清朝皇帝的詔書、了解當年政治事件的來龍去脈…許多以往深藏學術殿堂的資訊,現在彈指之間就能呈現在我們的眼前。史語所典藏的數位化目標,不只是將文物由庫房的儲存環境轉移到0與1的編碼之中,更希望能夠讓這一件件人類歷史與文明發展的見證,化作知識,走入您的學習、走入您的生活中。

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