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士 » Blog 文件 » 邱坤良:從鄉野到國寶—歌仔戲走過滄桑


邱坤良:從鄉野到國寶—歌仔戲走過滄桑

邱坤良:從鄉野到國寶—歌仔戲走過滄桑
邱坤良

近代新聞事業的發展攸關政治與社會文化變遷,報紙所報導的新聞,不久即成歷史,保存至今即為史料。面對驟變中的社會,老報紙常提供「溫故而知新」的訊息,即使是一則小新聞,往往讓人引發感慨與聯想。今日社會視為理所當然的政治行為、文化思維以及生活習慣,在台灣近代化與戰後政治、社會變遷中,都曾歷經轉折,甚至有以今日之我與昨日之我挑戰的情形。

日人統治時 被視淫穢戲劇

西元一九二七年,民國十六年,日本昭和二年。這一年中國的大事是國民革命軍北伐的相關新聞,殖民地台灣則是文協分裂、民眾黨成立的消息。這一年十一月十三日的《台灣民報》有一則寥寥十數行的地方通訊報導:

於三峽,因風聞民眾黨將有講演,立即召開保甲會議。評定結果斷定,一般演劇將不足以破壞演講者之人氣,故決定招來稱為歌仔戲之淫穢戲劇。並徵召保甲工,令其構築舞台。據說如此尚感不安,遂令庄中最長於謾罵之某女進入會場,使某女與演講者口沫橫飛地起口角之爭…。

這則微不足道的新聞,以今日的中文來看,有些文字欠通。新聞內容是三峽地方治安機關擔心民眾黨的演講會吸引民眾,除了招來歌仔戲與之打對台,還特別召集地方上「最長於謾罵之某女」來鬧場,與演講者「口沫橫飛地起口角之爭」。

《台灣民報》(後改組為台灣新民報)是日本時代台灣人的報紙,以爭取台灣人的政治地位,喚起民眾文化覺醒為宗旨。相對台灣總督府發行的《台灣日日新報》經常報導各地民俗、戲劇演出,這分漢文報紙對於民間迎神賽會及當時方興未艾的歌仔戲深惡痛絕。蔣渭水領導的民眾黨成立時更把「反對歌仔戲」列為綱領,後來修改為社會政策。

戰後數十年 曾有黃金歲月

前述《台灣民報》的通訊稿顯示當時文化人所謂的「文化」,與庶民大眾的「文化」是少有交集的平行線,而且,常因政治權力的介入,使得它所論述的文化形貌扭曲變形。文化人視起源於民間生活的演出為「淫穢戲劇」,甚至以為,這是日本殖民地政府用來麻醉台灣人政治意識的工具。事實上,日本警察也的確鼓動他們並不喜歡的「台灣戲」對抗民眾黨或新文化運動人士的講演,三峽之外,汐止、淡水等地都曾發生這類衝突。

戰後數十年來,台灣政治局勢一變再變,在天旋地轉的大環境中,一般人的文化視野開放。屬於不同階層、社群的鄉野文化或都會文化,也常有交叉,甚至融合為一的情形。以人為本,原來寬窄長短不一的戲劇雙線路,逐漸形成三線路,甚至五線路、十線路,彼此之間,還有匣道相通。

庶民又本土 價值終受肯定

一向自生自滅的歌仔戲靠著本身的民間基礎,一路從「淫穢戲劇」走過戲院「內台」、廣播、電視的黃金歲月,如今雖然盛況不再,但文化地位已大為提高。不但承襲日治時期反抗運動的本土政黨及社會團體,視之為「本土文化」象徵,國民黨對它也從控制轉而攏絡。今日的文化界,縱使有人不喜歡歌仔戲,也少「敢」否定其文化價值與群眾基礎。

生活在台灣的土地與空間上,雖然主體文化的論述與發展脈絡仍待進一步論述與建構,但能對某一種文化型態、表演內容自由表達喜歡、不喜歡,而不必擔心被扣上烙印,毋寧也是成熟社會的一種幸福。

(本文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2009/03/05 聯合報

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