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找個對的人來陪

 

熟男之愛情真心話:只想找個對的人來陪

 

我的兩位熟男好友,年過30,未婚,工作穩定,收入不惡。

這兩年,他們不約而同有同樣的遭遇–和交往多年的女友分手。

分手這件事,對於年輕人來說或許就像轉學或搬家一樣,痛苦,不適應,再怎麼樣會過去。

然而,對30歲以上的中年人來說,分手這件事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疑惑和恐懼:我會不會再也遇不到對的人了?

失戀的感覺好比開刀。

同樣是腳斷了一段,年輕人開完手術之後,論體力論骨骼,恢復能力都比年紀大的人要勝一籌,沒幾個月,又是蹦蹦跳跳一尾活龍,斷過的腳彷彿沒事一樣。

然而年紀越長,恢復能力就越差。

石膏明明拆了,醫生也說可以正常使用,但是斷過的地方再怎麼走都覺得怪怪的,心理上還產生了陰影。

不敢激烈運動,不敢過度使用,就怕同樣的地方,還是會受傷。

熟男的現實生活又往往比年輕男生來得忙碌。

忙著工作,忙著賺錢,忙著應付老闆幫下屬擦屁股,忙著照顧年老或生病的父母,種種的現實生活,壓迫得中年人每天回到家,只能累得癱在沙發裡轉遙控器喘息。

他們的生活有時跟流行趨勢脫節很嚴重。

你問他總統是誰他或許答得出是馬英九,你告訴他F4紅遍亞洲他問你那是一種賽車嗎,你想跟他談點工作以外的什麼他沉默半天結果聽到他呼呼的打鼾聲。

但是,單身的他們,又那麼想要談個認真的戀愛。

或者說,他們看著周圍成家有子的朋友,真的很羨慕。

他們想要回家的時候面對的不是囉嗦的老母或者冰冷的牆壁,他們想要聞到熱騰騰的飯菜香,想要聽到小孩子的嬉笑聲。

他們想要晚上睡覺的時候轉身就能抱到親愛的老婆,跟客戶聊天的時候拿出手機桌面的小孩照片來炫耀,這是我女兒,我是個有家有肩膀的成熟男人。

他們很真心,真心地,不是只想把妳上床打一砲,而是想把妳回家給他媽媽看。

問題是,他們必須坦承,現在的他沒有20歲的他那麼精力充沛。

他們無法像20歲那樣,妳隨時一通電話他就奔到天涯海角來找妳(由此我們可知過度浪漫的言情或網路小說害人多深),他們無法像20歲那樣,費盡心思籌劃多時就只為了弄個超級浪漫的驚喜逗妳開心。

不是因為他們不喜歡妳,而是因為他們真的很忙,忙到沒有多餘的體力跟腦力。

如果妳逼問他以前為他的前女友做過什麼,聽完之後妳一定覺得生氣。

如果妳問他願不願意為妳做更多犧牲,他說如果有時間他一定願意,妳聽來高興細想後卻更生氣,因為妳知道他根本就不可能有時間。

他們自己,也會懷疑他們是不是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如果我很愛她,我不是應該會有很多衝動嗎?

愛情,不應該就是轟轟烈烈的嗎?

可是為什麼現在,我都不會有那種感覺了?

中年男子眨著眼睛問我,我拍拍他的肩膀:兄弟,我們都不再年輕了,你要明白,人談的戀愛永遠不會一樣。30歲的戀愛,怎麼可能跟20歲的時候一樣?就像你現在會喜歡的人,也不可能會跟20歲的時候一樣了。

那我到底該怎麼辦?我覺得好累,我不可能再像20歲的時候,跟一個人慢慢從認識,曖昧,經營到戀愛,光想我就覺得好累。

你可以跳過曖昧,直接從交往開始啊。

這是我跟丹尼爾交往的模式,當年,我27歲,他32歲。

我現在終於明白,什麼叫做以結婚為前提來交往了。熟男嘆了口氣。

如果對方跟我們同年,你這樣跟她說她說不定很高興,但是如果人家是20出頭的女生,你或許會把她嚇跑。

我回想起20歲時交的男友跟我求婚我只覺得他腦袋有問題。

之前有個熟男交過一個小他8歲的女友,兩人遠距離戀愛,女友每天拍自拍上傳網路相簿叫他去看,還說:這樣你就可以天天看到我了。

女生自以為可愛的舉動,熟男的解讀是這樣的:她每天都自拍耶,在捷運站也拍,去吃飯也拍食物給我看,妳不覺得很奇怪嗎?

我大笑不止,告訴他:歐吉桑,你要知道,這就是現在年輕人溝通的方式啊。

熟男比誰都想談戀愛,只是他們從來不知道戀愛竟然會隨著年紀增長而越來越難。

他們不見得缺乏戀愛機會,只是談過幾個之後,最傷腦筋的就是發現曾經滄海難為水,他的滄海可能已經嫁為人婦甚至孩子都生了幾個,而他竟然還是單身。

他們很認真地要嘗試一段真愛,只是深入之後要是發現沒有衝動跟對方攜手共一生,或許是不是儘早掰掰別再浪費彼此時間比較好。

他們每分一次手就感到更加疲累,然後巴不得這世上有種機制,每遇到一個新對象就能立即測試出這個人跟你到底會不會合。

如果自己有幾分經濟實力,還要擔心對方是不是為了錢才跟自己在一起。

莫名奇妙懷念起學生時代的女朋友,她從來不嫌我沒錢沒車沒這沒那,她真的愛我我也真的愛她那時候有多快樂。

現在的真愛到底在哪裡?

而願望就是這麼簡單而已,只想找個對的人來陪。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0px;}
.ysm {
BORDER-RIGHT:#97abbc 1px solid;PADDING-RIGHT:5px;BORDER-TOP:#97abbc 1px solid;PADDING-LEFT:5px;FONT-SIZE:13px;MIN-HEIGHT:10px;PADDING-BOTTOM:1px;MARGIN:5px;OVERFLOW:visible;BORDER-LEFT:#97abbc 1px solid;WORD-BREAK:break-all;LINE-HEIGHT:1.4;PADDING-TOP:1px;BORDER-BOTTOM:#97abbc 1px solid;POSITION:relative;HEIGHT:10px;}
.ysm {
CURSOR:pointer;}
.ysm .ysmlabel {
RIGHT:5px;POSITION:absolute;TOP:2px;}
.ysm .ysmlabel A {
FONT-SIZE:12px;TEXT-DECORATION:none;}
.ysm DL {
PADDING-RIGHT:0px;PADDING-LEFT:0px;PADDING-BOTTOM:9px;MARGIN:0px;PADDING-TOP:0px;ZOOM:1;TEXT-ALIGN:left;}
.ysm DL.last {
PADDING-BOTTOM:0px;}
.ysm DL ADDRESS {
FONT:12px/1 Arial;MARGIN-LEFT:5px;}
.ysm DT ADDRESS {
DISPLAY:inline;}
.ysm DD {
FONT-SIZE:12px;MARGIN:0px;}
.ysm DD ADDRESS {
DISPLAY:none;}
.ysm-vertical {
PADDING-TOP:5px;}
.ysm-vertical .ysmlabel {
DISPLAY:block;MARGIN:0px auto;TEXT-ALIGN:center;}
.ysm-vertical DT ADDRESS {
DISPLAY:none;}
.ysm-vertical DD ADDRESS {
DISPLAY:inline;}
A.smaplink IMG {
PADDING-RIGHT:4px;PADDING-LEFT:2px;PADDING-BOTTOM:0px;WIDTH:31px;PADDING-TOP:0px;HEIGHT:13px;}

分享

留言已經關閉.